办事指南

徽州复名

点击量:   时间:2019-05-08 14:09:03

徽州老倌,多加油啊!                                                                 ——参加“徽州得名888周年学术座谈会”感言                                                                               章昭华         这次座谈会我不请自来,实在是出于对徽州浓浓的挚爱,出于那份与生俱来割舍不断的血脉情缘我们算是徽州游子吗徽州近在咫尺,眼前有家归不得囿于会议时间,不能一吐心声,在此率直提出几点感言,与一府六县老徽州的老师、领导并朋友们交流         一、徽学研究要更重视“以研促用”         “用”乃功用之意研究徽文化不仅仅是为了抒发一种情愫,更要着眼于发扬光大徽文化,并用以指导鲜活的社会实践,为徽州乃至全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徽文化在意识形态层面,在技术层面都非常博大精深在道德层面而言,徽文化凝聚了中华传统道德的精粹,在技术层面,譬如徽派规划、徽派建筑非常强调天人合一,非常有灵性这些都值得我们从深层次挖掘、研究、开拓我多次在不同场合听到关于“徽文化没落”的声音,对此,我们不能一味从心理上排斥从经济层面而言,我们徽州确是落后了,我们的徽菜在八大菜系里能排到什么位次仅此一例,就很说明问题知耻而后勇,我们要静下心来,静心思考、谋划、打造徽州万年不拔之基         二、谋划“复徽”,黄山市要有更强大的声音         谋划“复徽”,在党委、政府层面更多的要借助省委、省政府和省直相关部门的力量,更直接的是要借助黄山市发力在这一问题上,黄山市不是不好说,而是如何说,如何恰到好处地表述这种“须要”譬如从社会经济发展全局考量提出工作建议,难道也不可以吗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决定了在宣城市行政层面绝无可能发出“复徽”的声音,这是非常痛苦的政治现实昨天座谈会上,婺源旅游局领导提出了靠“争取”还是靠“建设”的考量,他的呼吁掷地有声,我们要在“争取”上多做工作,多下功夫,因为没有更多的时间等待了婺源六十年,绩溪二十年,弹指一挥,而新生断裂层的形成则是非常迅速的,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因为黄山市不是徽州割裂区域,很难像绩溪、婺源一样切身感受这种文化割裂带给被离间地区民众的心灵苦痛绩溪的一位老政协委员胡寿民先生在生命的最后岁月曾亲口对我说“家祭无忘告乃翁”,章亚光老人,74岁了,为绩溪复徽奔波呼吁20年如一日……他们的痴心,完全是因为一份徽州情节,一份生命的情愫这些感人的人和事,在绩溪、婺源两地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呼吁全社会关注徽州民意,我们更呼吁黄山市行政当局倍加重视这项系统工程         三、“复徽”要有明确的工作方向         “复徽”就是要恢复建立历史上“一府六县”为主体格局的徽州行政建制不排除未来大徽州市的建制会有所扩张,但“一府六县”的主体格局不能变,这一点必须强调尊重历史,尊重民意         徽州与黄山的定位问题我以为应该提“徽州有黄山,黄山在徽州”从更深层次思考,黄山只是徽州的一座名山,如是而已以黄山替代徽州是十分荒唐的如果剥离了徽州厚重的文化,黄山将黯然失色         说点题外的话,从发展经济考量,在旅游宣传上做点炒作,说些言过其实的话,是可以理解的但凡事过甚则背黄山的秀美重在自然元素,这一点同全国其他的名山大川有所不同我以为,黄山本身存在人文元素缺失的问题主要的考量有二一是祖国众多的大山明川多和宗教有深刻的关系,并最终成为宗教圣地,在浓厚的传统文化背景下,如此秀美的黄山最终没有成为一方“圣土”,这是非常令人不解的;二是以黄山摩崖石刻的“量”与“质”而言,显然也无法与其他名山大川相比我说这些,并非厚此薄彼,实在是不忍心让徽州、黄山再受无知无畏的作践;同时,那些莫名其妙的标新立异非但无助于“复徽”,反倒使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试想,徽州人自己都提不出明确的主张,又如何让当政者决策!         1949年以来,绩溪的传统徽文化历遭浩劫以时间脉络分,一是1980年代前的历次政治运动,二是划入宣城市后由于文化差异而再遭浩劫1990年代初的城市扩张改造,旧城风貌几荡然无存,让人至为心痛         我经常想到胡适先生在上海徽菜馆招待梁实秋先生时,菜馆老板对着后面厨房的那声大吼:“徽州老倌,多加油啊!”是啊,我们已再不能等待,徽州老倌,多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