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陕县尸检要收费   难妻惨死因不明

点击量:   时间:2019-03-23 14:06:07

我叫贾京朝,男现年55岁,河南陕县宫前乡太子沟北沟人我38岁结婚不能生育,领养女儿贾真真16岁上学我闲时打工,妻留守2013年5月30日前后我妻曲秀峡(1963年1月13日生),不明原因、时间惨死家中    起因:2013年5月23日,我村村长郭占林之妻郝遂玲婆媳突然闯入我家,以“我妻在自家麦地下农药,毒死村长家鸡”为由,对我妻秀峡围攻殴打,并扬言“把你假牙打戴你阴道上,再毒死你的牛……”我赔情道歉,才平息 5月25日我打工上班,不放心31日赶回家发现屋门反锁无人应声,急忙翻窗进屋:闻到有农药味,妻子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脸色黑青,枕上有呕吐物……村民说“27号找秀峡,就无人应声”还有说:无论我妻赶会、放牛,郝遂玲婆媳都在公开场合,对其极尽侮辱揭短不信耶稣的郝遂玲还追到教会侮辱“秀峡是二胰子、绝户头……”郝遂玲婆媳是我妻非正常死亡的侩子手 我报警后县乡公安2点到可公安局竟说“得先拿出万八尸检费才于解剖确定”在公安局尸检收费威逼糊弄下,我无奈于第二天6月1日与被告郝遂玲丈夫郭占林村长签了协议书:一次性补偿曲秀峡家属一万元,私了—— 之后我才弄清:1)公安局不该以“尸检费”推诿人命尸检2)郝遂玲婆媳对我妻的惨死后果有“揭短式”侮辱诽谤犯罪嫌疑关联……我又报案质询:公安局为什么要以“尸检收费”糊弄威逼我签订“妥协协议”,致使公民非正常死亡而没有得到“尸体鉴定书”以定死因呢!但县公安局总答非所问,不予立案,不予复议一张姓局长继续威胁“想立案可以,先把给你的一万元拿回来!”又说“尸体已腐烂,难定结论;是你要签订协议放弃尸检的,怨谁”倒打一耙 2014年5月三门峡市“以陕县公安渎职”要其重新处理但陕县继续耍赖不给书面结论7月我与女儿真真及委托人卫荣线无奈又上省里告状回后,我父景朝因受陕县长期拖案刺激8月7日骑摩托车跌沟身亡我们又到省里求救,省在陕县糊弄下,竟说“尸检就是要收费”我们索要文件和书面结论省信访恶狠狠地说“要文件没有,只有口头结果”想上哪告都行!—— 是否是刑事案,只有尸检后才能知道,不检怎么能先给我要钱!